天津市文史研究馆网络书画展 ▏韩嘉祥馆员书法作品展

2021-12-13

韩嘉祥简介





韩嘉祥,1947年生于天津,天津市文史研究馆馆员,天津师范大学教授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十八巨册《吴玉如全集》主编。自弱冠时师从吴玉如学习古典文学、训诂学及书法。长期从事古籍整理工作,著有《放大兰亭序集联》《兰亭序集联续编》《唐代笔记选粹》《韩愈散文选集》《杜诗别揽》《韩愈小品》《韩嘉祥书秋兴八首》《韩嘉祥书范滂传》等。



浮生甘为迂叜忙

——走近韩嘉祥先生

·田正宪·


有“学者书法家”之称的韩嘉祥1947年出生于一个医生家庭,父亲早年留学日本,回国后掌管了由一家德国人开办的教会医院。本来按照父亲“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”的理念,韩嘉祥及兄姊注定就是干医生的行道。然而,历史改变了韩嘉祥的命运,他没有去拿手术刀,而拿起的是一支笔。

1966年,正值高中毕业的韩嘉祥赶上了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,他虽然不能继续深造,但幸运地结识了耆宿硕儒吴玉如,并从此与吴玉如结下了情同父子的师生缘。吴玉如对韩嘉祥“倾筐倒箧以授”,而韩嘉祥则倾其全部精力,继承、研究、弘扬着吴玉如的文化艺术和精神,使吴玉如艺术能够薪火相传息息滋生。吴玉如晚年号“迂叜”,所以韩嘉祥以“师迂室”三字名其斋,唯先生马首是瞻,以见其志向。

在以后的日子里,韩嘉祥从未间断过学习、读书,并紧紧跟随吴老十五个春秋,直至1982年吴玉如离世。在同吴玉如先生朝夕相处中,韩嘉祥的书艺在不知不觉中进步。有一次他很得意地向来吴玉如家学习的人炫耀自己的书法。吴玉如很郑重地提笔写下了这样一段话:“嘉祥年来,视初遇时,当然有一些进益。不过登高自卑,此为初步。不能少有自满情绪,一涉骄矜,则前功尽弃矣!知之非艰,行之维艰,是见效期在二十三十年后也。”自此以后,韩嘉祥铭记老师的教诲,脚踏实地做学问,以“盈科而后进”的态度对待学习。直到现在,步入韩嘉祥的客厅,映入眼帘的还依然是吴玉如这幅墨迹。韩嘉祥不无感慨地说:“戒骄戒躁,学无止境。吴老的谆谆教导,每天都响在耳旁”。

十年苦读,韩嘉祥迎来了“尊重知识、尊重人才”的春天。高考制度恢复后,韩嘉祥如愿以偿地被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。韩嘉祥就读中文系,如游鱼得水,在校正常上课,课后聆听吴玉如面授,知识积累突飞猛进。《辞源》的主编刘叶秋先生也是吴玉如的学生,他对韩嘉祥说:“你这四年大学,要是将《辞源》能通读一遍,会终身受益的。”一句话,让韩嘉祥翻烂了一套《辞源》,从而养成爱翻看工具书的习惯。

学生时期,韩嘉祥的书法水平也有了长足的进步,与以往不能同日而语。1981年,全国首届大学生书法竞赛展览,韩嘉祥以一幅漂亮的行书作品荣获一等奖。大学期间还在中华书局的知名杂志《文史知识》发表文章。这在当时大学中文系学生中是很少见的。

在此后的三十多年职业生涯中,韩嘉祥无论是于三尺讲台前受业解惑,还是在古籍出版社从事点校、编审工作,始终没有离开一架书、一支笔,笔耕不辍,在文字学、诗词、书法等方面的成就也颇有可观,先后有《韩愈散文选集》《唐代笔记选粹》《杜诗别揽》《韩愈小品》《学书指南》出版。他还整理过《纪晓岚文集》,点校过《资治通鉴》。由韩嘉祥编审的书籍更是不胜枚举。

自吴玉如仙逝后,韩嘉祥转投吴玉如长公子北京大学吴小如教授门下,时间长达三十多年之久。吴小如学富五车,且治学严谨,学术上向来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,而唯独对韩嘉祥青眼有加。因为韩嘉祥的真才实学使吴小如把他既看做学生,也当成同门师友。吴小如先生曾有言:“嘉祥是先君弟子,先君辞世,嘉祥亦师事莎翁(吴小如,号莎翁),然终是先君及门,不敢遽以门人视之。惭愧,惭愧。”

每当有人前来请教或求答,韩嘉祥向来一丝不苟,他会认真地拿起纸笔进行图解,也会起身走进书房,顺手从多排书架上拿出所要的书,如同探囊取物,熟练地翻到相应页码。不太熟悉韩嘉祥的人不会理解,他的动作如此连贯,好像提前备过课一样。可又有谁知道,这“习惯成自然”的一个动作背后,凝结着多少艰辛的汗水。

韩嘉祥对学生们的要求只有一句话,那就是“只许比别人笨,不许比别人懒”。做学问如此,写字也是这个道理,他常说:“与其花同样的时间,费同样的纸乱涂乱写,不如踏下心来写好一个字。因为写好一个字,你就能落住一个字。”

韩嘉祥认为学术为公器,对于私藏从不据为私有,无私的将其弆藏的吴玉如手卷、册页,陆续整理,先后出版了《吴玉如精品手卷》(一、二)、《吴玉如册页》等,对于吴玉如书法展览、研究等,更是毫不吝惜地提供真迹,其大义之举令人折服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韩嘉祥不独以学问、书法著名,其诗词的功底丝毫不逊于其书法。他主张,作诗作词,平仄、韵律固然重要,但贵在意境,这是诗词的灵魂所在。韩嘉祥《杜诗别揽》以独特的审美视角把人们带到杜甫一个不一样的精神世界,令人耳目一新。

吴玉如先生去世已经近四十年了,作为学生韩嘉祥则几十年如一日,坚持整理、研究、出版吴玉如艺术方面的专著。可以这样说,目前正式出版的二十余种吴玉如专著,每一本书的字里行间都留下韩嘉祥先生的目光,每一页文字中都浸透着韩嘉祥先生的心血,天津市文史研究馆整理,天津古籍出版社出版《吴玉如诗文辑存》更是工程浩大,历时三年半才得以完成。吴玉如先生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,通过韩嘉祥先生之手得以传承。《吴玉如诗文辑存》出版后,韩嘉祥没有矜功伐善,只认为这是学生应该为老师做的一点事情,曾写过《读吴玉如诗文辑存》七律一首:

可怜憔悴一衰翁,

细数百年几个同。

出笔能传羲献法,

作诗赓续杜韩风。

平生寥落炎凉外,

国事蜩螗腷臆中。

不必同光强说派,

最难及处是清雄。

即将出版的十八巨册《吴玉如全集》韩嘉祥担任主编。《吴玉如全集》是由一团队共同来完成,已耗时三年。团队中每位编撰人员各有所长,但水平参差,韩嘉祥根据每个人的不同给予悉心指导。大者,十八册的设计安排,小者,字的辨识,文章断句,用字的规范,韩嘉祥细心处理绝不囫囵吞枣轻易放过。尤其是一些疑难问题,到韩嘉祥手中都能举重若轻地得当处理。从中亦可见其平时的修养之功。

吴小如先生在《文史知识》(2002年第4期)发表《说“为人作嫁”》对韩嘉祥的编辑工作给予充分肯定,说“如今在职的责编业务水平和工作态度,像韩嘉祥这样,则当前出版书刊的质量会大大提高。‘无错不成书’也可能有彻底消灭的一天。”此文后来还收录在北京大学出版社为吴小如九十大寿时纪念文集《莎斋闲览》之中。

我本人作为一名吴玉如艺术的仰慕者,觉得如果把韩嘉祥先生单纯归于书法家的行列,那是极不客观,也不准确的。反不如把他看作一位吴玉如文化艺术遗产的忠实的守护者和传承者。

今年,韩嘉祥先生已逾杜甫所说“古稀”之年有五,每天登门求教的人仍然络绎不绝。韩先生依旧满面春风、平易近人、谈笑风声,就像当年站在讲台上一样,与每一位来访者交流、答疑解惑。日复一日,韩嘉祥先生已略显驼背。他虽早已不接受外审校稿,但凡有关于吴玉如的著作准备问世,他还激昂地表示:“就是躺在病床上,也要坚持一个字一个字地完成任务”。

吴小如教授曾有文章说:“有门弟子如韩嘉祥者,老人可以告慰九泉矣。”

(本文作者田正宪,吴玉如艺术馆馆长)



韩嘉祥馆员作品展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韩嘉祥馆员书赤壁赋:






















韩嘉祥馆员书明史隐逸传:













韩嘉祥馆员书兰亭序:

1.jpg

2.jpg


3.jpg


4.jpg


5.jpg


6.jpg


7.jpg


8.jpg


9.jpg


10.jpg




阅读0
分享